阿余余余惜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魏白】冤家

我哭辽流氓老师神仙写文


流氓会武术:

又名:我与前男友的激情同居


*脑洞一时爽教科书级别案例


*非现实向,非典型警律


*ooc,bug有,例如在城市里一般不用妄想看见流星


*勿上升


BGM:  两名男子街头相遇--陈奕迅






正文、




下午两点堪过的时候,白敬亭从律所请好了假去看房。


 


白敬亭约的房东是他一个远房表姑妈,姓林。


 


房子在沙田,老式单元楼。


 


他到的时候,街对面的一家表记刚刚换上下午茶的菜单。


 


白敬亭在楼里转了两圈也没有看见房东林太太。


 


又回到街道上。


 


表记对面是一家711,门口摆了张麻将桌,四个中年女人围坐一起。


 


林太太头顶上烫着卷发,穿一身睡裙,嘴里叼了一根牙签,正玩得热火朝天。


 


白敬亭过去喊她:“姑妈。”


 


她招呼白敬亭道:“诶!你等我把这圈打完啦!”


 


又闹了半个钟,林太太总算打完一圈,还不过瘾,边领着白敬亭走边朝她的老姐妹们喊——“喂,给我留位啊 !”




两个人走上楼梯。


 




林太太问白敬亭:“你在湾仔那边住的好好的,干嘛突然跑来我这边租房?”


 


“哦。”白敬亭含糊其辞,“那边已经没在租了。”


 


林太太也不在意:“没租了就没租吧,我这边可不比湾仔区的房子差。”


 


她边开门边介绍道:“你别看这个房子老啊,但是又大又干净呢。采光也很好,邻居和室友也都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


 


白敬亭右眼皮突然跳了一下:“室友?”


 


“是啦。”林太太说,“是位阿Sir呢,心好人又靓,一看就很正派的啦,放心。”


 


白敬亭右眼皮又跳了一下。


 


 


林太太带白敬亭参观房间。


 


客厅中央放着一个打开的黑色行李箱,行李箱里衣服乱七八糟,依稀可见箱侧贴着一只笑得夸张至极的佩奇。


 


茶几上有几个楼下表记的打包盒。


 


白敬亭往里走了一步,突然绊倒了什么东西,软绵绵的,紧接着脚下就爆发出一个诡异的音乐。


 


他低头一看,一盆玩偶花抱着一个萨克斯,正在疯狂地扭动着枝干。


 


林太太连忙打圆场道:“那位阿Sir搬进来也不过才半周,乱一点可以理解啦。”


 


白敬亭捂住右眼睛点了点头。


 


他现在有想走。


 


林太太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她走到阳台边拉开窗帘,露出阳台上晾着的一排似曾相识的衣服。


 


白敬亭心里不好的预感一点一点放大。


 


他说:“律所那边还有事,要不我过几天再……”


 


阳台上突然传来咚的一声。


 


一个赤着脊背的年轻男人从不知道什么地方翻进阳台来。


 


白敬亭看清那个男人的时候右眼皮已经不跳了。


 


他觉得有一点头痛。


 


魏大勋安稳着陆,第一眼先是看见离阳台更近的林太太。


 


他诧异道:“林太太?你怎么在这?”


 


林太太也瞪大眼睛:“哇,魏sir,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正要和你说呢。”魏大勋拍拍裤子上的灰,“你天台的门坏了是吧,我上去洗空调外机,结果被反锁了,自己爬墙下来的。”


 


他又说:“您不是说今天有人来看房吗?我今天正好轮休,回来打扫卫……”


 


魏大勋说着一转头,看见了在一边按着山根的白敬亭。


 


“……生。”魏大勋喉咙里的音节滚了好几圈,终于不大清晰地滚了出来。


 


他看看林太太,又看着白敬亭。


 


又问:“你怎么在这?”


 


白敬亭显得有气无力:“我也想问你。”


 


房间里有一瞬静默。


 


林太太突然一拍手:“搞什么啊,原来你们是旧相识啊。”


 


白敬亭连忙回答:“不是很熟。”


 


魏大勋也说:“没见过几次。”


 


两个人的声音撞在一起。


 


说完他们不约而同地看了对方一眼。


 


又匆忙瞥开。


 






请按顺序点开↓


 


一号传送门




二号传送门




三号传送门




四号传送门




五号传送门




六号传送门




七号传送门









评论

热度(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