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余余余惜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希望你们都开心。
图源微博。

【魏白】冤家

我哭辽流氓老师神仙写文


流氓会武术:

又名:我与前男友的激情同居


*脑洞一时爽教科书级别案例


*非现实向,非典型警律


*ooc,bug有,例如在城市里一般不用妄想看见流星


*勿上升


BGM:  两名男子街头相遇--陈奕迅






正文、




下午两点堪过的时候,白敬亭从律所请好了假去看房。


 


白敬亭约的房东是他一个远房表姑妈,姓林。


 


房子在沙田,老式单元楼。


 


他到的时候,街对面的一家表记刚刚换上下午茶的菜单。


 


白敬亭在楼里转了两圈也没有看见房东林太太。


 


又回到街道上。


 


表记对面是一家711,门口摆了张麻将桌,四个中年女人围坐一起。


 


林太太头顶上烫着卷发,穿一身睡裙,嘴里叼了一根牙签,正玩得热火朝天。


 


白敬亭过去喊她:“姑妈。”


 


她招呼白敬亭道:“诶!你等我把这圈打完啦!”


 


又闹了半个钟,林太太总算打完一圈,还不过瘾,边领着白敬亭走边朝她的老姐妹们喊——“喂,给我留位啊 !”




两个人走上楼梯。


 




林太太问白敬亭:“你在湾仔那边住的好好的,干嘛突然跑来我这边租房?”


 


“哦。”白敬亭含糊其辞,“那边已经没在租了。”


 


林太太也不在意:“没租了就没租吧,我这边可不比湾仔区的房子差。”


 


她边开门边介绍道:“你别看这个房子老啊,但是又大又干净呢。采光也很好,邻居和室友也都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


 


白敬亭右眼皮突然跳了一下:“室友?”


 


“是啦。”林太太说,“是位阿Sir呢,心好人又靓,一看就很正派的啦,放心。”


 


白敬亭右眼皮又跳了一下。


 


 


林太太带白敬亭参观房间。


 


客厅中央放着一个打开的黑色行李箱,行李箱里衣服乱七八糟,依稀可见箱侧贴着一只笑得夸张至极的佩奇。


 


茶几上有几个楼下表记的打包盒。


 


白敬亭往里走了一步,突然绊倒了什么东西,软绵绵的,紧接着脚下就爆发出一个诡异的音乐。


 


他低头一看,一盆玩偶花抱着一个萨克斯,正在疯狂地扭动着枝干。


 


林太太连忙打圆场道:“那位阿Sir搬进来也不过才半周,乱一点可以理解啦。”


 


白敬亭捂住右眼睛点了点头。


 


他现在有想走。


 


林太太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她走到阳台边拉开窗帘,露出阳台上晾着的一排似曾相识的衣服。


 


白敬亭心里不好的预感一点一点放大。


 


他说:“律所那边还有事,要不我过几天再……”


 


阳台上突然传来咚的一声。


 


一个赤着脊背的年轻男人从不知道什么地方翻进阳台来。


 


白敬亭看清那个男人的时候右眼皮已经不跳了。


 


他觉得有一点头痛。


 


魏大勋安稳着陆,第一眼先是看见离阳台更近的林太太。


 


他诧异道:“林太太?你怎么在这?”


 


林太太也瞪大眼睛:“哇,魏sir,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正要和你说呢。”魏大勋拍拍裤子上的灰,“你天台的门坏了是吧,我上去洗空调外机,结果被反锁了,自己爬墙下来的。”


 


他又说:“您不是说今天有人来看房吗?我今天正好轮休,回来打扫卫……”


 


魏大勋说着一转头,看见了在一边按着山根的白敬亭。


 


“……生。”魏大勋喉咙里的音节滚了好几圈,终于不大清晰地滚了出来。


 


他看看林太太,又看着白敬亭。


 


又问:“你怎么在这?”


 


白敬亭显得有气无力:“我也想问你。”


 


房间里有一瞬静默。


 


林太太突然一拍手:“搞什么啊,原来你们是旧相识啊。”


 


白敬亭连忙回答:“不是很熟。”


 


魏大勋也说:“没见过几次。”


 


两个人的声音撞在一起。


 


说完他们不约而同地看了对方一眼。


 


又匆忙瞥开。


 






请按顺序点开↓


 


一号传送门




二号传送门




三号传送门




四号传送门




五号传送门




六号传送门




七号传送门









【抽奖】今天王伟应退圈了吗

今天王伟应退圈了吗:

 @写小说的王伟应 




改革春风吹满地,退圈封笔别客气


改革春风吹进门,希望王伟应做个人


努力努力再努力,多行不义必自毙


雄鸡一唱天下白,抽奖活动搞起来




菜,是唯一的原罪。


菜还作,是我们瞧不起的理由。






抽奖要求:




推荐+转载+评论


祝王伟应早日退圈


其正式退圈当日开奖


抽评论楼层 要求保留转载+推荐记录






也祝各位新年快乐,搞到的cp都是真的。




快乐追星,快乐嗑糖。




谢谢。








奖品如下:






钱💰


现金 300元




追你社


郭麒麟签名海报一张


张九龄 王九龙 签名照一对


周九良签名照一张


除8队以外的园子票一张




开心🐶cp


任意cp车五辆(不写zyl相关)(cnm怎么五辆了我也想看)




美美哒


colorpop单色眼影两盒(真的很好用)


迪奥976口红一支(斩陈伟霆色)


400以内任意化妆品




多看看书吧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一本


《沉默的大多数》一本


《乌合之众》一本


《郭论》一本




吃吃吃


旺旺零食大礼包一份


酸辣粉二十袋


手作雪花酥一盒




手作女孩


手帐胶带便签福袋一套

夺有意思,我首页的相圈大佬为小哑巴疯狂,我首页的魏白圈大佬为小结巴疯狂


图源抖音
黑帽子孟哥调节椅背失败,转而靠在了朱鹤松老师滴身上

收到啦!爱您! @Анна暗中观察

(请忽略我傻傻的黄色背景)

【魏白/知乎体】为什么人们总向往平平淡淡的爱情

深夜翻出这篇…在我的收藏里是前十…也算是我入魏白的初心了

流氓会武术:

论坛体发不出去,发点之前写着玩的吧
照例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正文、





为什么人们总向往平平淡淡的爱情?

-------------------------------------------------------------

521人关注 27条评论
邀请回答+ 添加回答

46个回答 默认排序

-------------------------------------------------------------

知乎用户:白敬亭


谢邀。

现在是凌晨两点十分,两个小时前我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某人正急着催我睡觉,被他烦的不行,所以也没把这个提问放在心上。

这几年睡眠质量一直不太好,半梦半醒的时候脑海却又突然浮现出这个问题,本来酝酿得还不错的睡意,居然一下子就被打消了。哎,身边某人已经睡死过去,我翻来覆去一个多小时,反而越来越清醒,想写点什么的欲望愈发强烈。

所以最终还是妥协了,此刻我正坐在电脑前,输入、删除、再输入。

关于这个折磨了我两个小时的问题,为什么总向往平平淡淡的爱情。或许不同的人眼里的平淡不尽相同,所以这个问题也应有千种答案吧。

我想,那不如讲一讲我自己的故事。

我,性别男,而我故事的另外一位主人翁,也就是上文中的那个某人,他和我一样,性别男。

他姓魏,我们暂且称他为魏先生。




十年前,我和魏先生都才二十出头。

当年流量小鲜肉当道,我们同为娱乐圈二三线小生,混得还都不错,或多或少地,也听到过几次对方的名字。

不过也只是停留听闻这个地步而已了。

虽然也曾经出席过同一个颁奖典礼,但是当时的我甚至还不知道他也在场,不过就算知道又如何呢,那时的我对这些交际向来十分苦恼,又怎么可能去找一个从来不曾有过交集、也不和我有任何利益关系的陌生人搭话。如此如此,我们也就一直都没有正式认识。

和魏先生第一次确切的见面,是在我一个朋友的局上。当时在场的大部分都是不认识的人,我性格慢热,融入他们的气氛格外艰难,所以干脆自暴自弃,放任自己当个边缘人物。

然而正当我努力把自己完全透明化,好让他们都忽视我的存在的时候,有个人朝我凑了过来。

那个人就是魏先生。

他递给我一杯啤酒,然后我们开始聊天。咳,当然了,聊天内容也无非是干到爆的类似于“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你在看什么”“你喜欢听什么歌”“哦原来你也喜欢xxx”的对话,其尴尬程度也就比“今天天气真不错啊”好点儿。

最终我们都不约而同的沉默下来,但气氛反而要比刚刚聊天的时候要好的多。

其余的细枝末节我也已经记不太清了,而且当时我也喝了酒,到后期基本都是迷迷糊糊的。只记得当时他给我的印象很不错,因为在我在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全程中,他却会在全场的气氛略微有些冷场或是不太对劲的时候,适时抛出几句话来,瞬时就逗得一群人哈哈大笑。但是等到气氛渐缓,他却又默默退出来,继续当个没什么存在感的边缘人物。

这实在令人记忆深刻,毕竟这一点我曾经羡慕了他很长一段时间。我想如果我的脑子和他转得一样快,一出口也能那么随意幽默,或许我也能在类似的这种交际中游刃有余。

不过后来我有一次偶然和魏先生提起这件事情,他却告诉我,他当初不过是单纯想要缓和气氛,但是等所有人都回到兴头上之后,他却感觉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才又退到一边去。

魏先生还说,当时他还很羡慕我,羡慕我不喜欢就退到一边去全然不理睬,不像他,心里顾及太多,担心碰壁,最终也只是让自己不痛快。

我不禁失笑。

现在看透得多,才发觉,原来正是当初那点微乎其微的那种相互向往,才引诱了我们这两个同样不太自信而又有些迷茫的灵魂相互靠近,不由得感叹命运真是奇妙,当初仅仅只是怀着对魏先生那一点点钦佩的我,又怎能想到,如今我们朝夕相对,已经谁也离不开谁了呢。

扯得有点远,我们说回来。

那个局之后,我们又有了几次合作机会,但要不是他来得晚,要不是我走得急,总之因为赶行程,每次总是说着“常联系”,却一直忘记留对方的电话号码。

偶尔我得空上网,刷到有关于魏先生的动态,就总会想到那句说不上疏离却又没半点亲近的“常联系”,又一想到或许近在咫尺、又或许遥遥无期的下一次合作,就莫名有些失落,还有些后悔地嫌弃自己的记性差。

想要接近他的想法还有些模糊,只是单纯地觉得想交个朋友。那时我脑子还缺一根筋儿,如果我能意识到朋友哪儿都有,何必对着魏先生念念不忘,或许我还会重新审视一下自己对于魏先生的情感归类问题。然而没有,这也就怪不得其他人,活该自己最后上了他的贼船。

不过最后也算遂了当初那个单纯的自己的愿,总算还是和魏先生交换了联系方式,其实这中间还有一段故事,不过和这个问题无关,不做赘述。

有了联系方式以后,我们的关系便有了质的飞跃。魏先生本人抛梗如日常,还经常乐乐呵呵地给人一种“这人莫不是傻子吧”的错觉,而了解我的人也知道,我这人熟悉之后根本就是一逗比。于是我们就从一开始的点头之交,跨越到普通的酒肉朋友,再到后来,飞跃般成为了,关系亲密的酒肉朋友。

而我们也聊得很来,那段时间,我们几乎一有空就约,约打球,约打游戏,约撸串……值得一提的是魏先生早先是个二百多斤的大胖子,所以当我们相约撸串的时候,他总是一脸愤然地看着我一口气几十串油花花的腰子还不带喘气,而我也总是乐于风轻云淡说出那句“这么狂吃下去都不带胖的”,然后好整以暇地观赏他表情包一般精彩绝伦的面部活动。

那段时间接触得实在太频繁,我甚至已经记不清,那种见不得光的情愫是在什么时候开始悄然孕育,又在阴暗中飞速增长,最后占满我的整个身体。

还能记清的片段不多。有一段不知为何记忆犹新,倒是可以说说。

这件事情发生在我已经发现自己对魏先生的革命友谊开始长歪了的时候,那段时间我和魏先生都很忙,所以连续两三个月都没见到面。那天晚上我本来有一场戏要拍,结果因为对方下午在片场受了伤,所以早早地收了工。我待在剧组包的酒店里,闲得发慌只好打开电视,本来毫无目的地换台,却突然在某卫视上看到了魏先生的影子。

苍了天了,他居然在唱歌。

而且居然还唱得有模有样的。

我忽然舍不得换台了。

然而等到画面切到魏先生的特写的时候,他唱的每一句我却都听不下去了。

哪怕知道节目是事先录制好的,但我还是不可抑制地去想到他,想到此时此刻的他,在忙些什么,身处何地,听着什么音乐,正在想着谁?

直到电视里的他唱最后一句,我才如大梦初醒一般,我听到他唱——

永远不会再重来,有一个男孩,爱着那个女孩。


歌词让我想起很早之前,学生时期的我曾经追求过一个喜欢的女孩,追求失败后也一度黯然神伤单曲循环过这首歌。那时的我,想到的是女孩甜美的笑容,娇小可爱的身姿。然而当我再次听到那首歌时,女孩的模样早已被我忘却,可是那个唱歌的人,却在那一刻占满了我的整个世界。

一直以来感情迟钝的我难得对自己的感情之路做出了正确的预判,那一刻我清晰地感觉到:完了,我这辈子,算是栽在这个人身上了。

回忆至此戛然而止。

甚至我都记不太清当初是如何确定关系的了。

想来估计是因为实在太如梦似幻,以至于我都不太敢确认其真实性,于是,这段记忆便随着记忆河流的洗刷,随波逐流,逐渐迷失。

我忘了那时候我先吻上了魏先生,还是魏先生先吻上了我,忘记了是谁先说出悦耳到极点的那三个字,也忘记了是谁先展开了胸膛,然后另一个人把它变成了拥抱。

我记得的是,那时的我简直要开心坏了,大概是我笔力逊拙,至今我也无法用言语形容当时我内心的狂喜。天吶,你要如何体会这种快乐,你爱的那个人他竟然也爱着你,而本来,身处在这样的一个社会环境中,你们本来应当是最最最不可能走到一起的两个人。

之后的一切变得水到渠成。我们把深埋的爱意赤裸地暴露出来,互相索取、倾诉,然后以世界上最幸福的两个人的身份,相拥睡去。于是第二天当我睁开眼睛看见魏先生流着哈喇子的脸,我仍以为自己还身处于一个美妙的梦境。

是的,接下来的发展就是,我们恋爱了。

我们干任何一对普通的情侣都会干的愚蠢事儿,同时我也无比希望我们能够像任何一对普通的情侣一样普通,然而,这不可能。

一对普通的情侣手拉手走在大街上,收获到的最多是单身狗们羡慕嫉妒恨的“友善的注视”,而倘若我和魏先生手拉手走在大街上,需要承受的却还有随时可能出现的摄像头,以及铺天盖地的流言蜚语。

这可不仅仅意味着我和魏先生注定无法去到大街上压马路。第一,我们是公众人物。第二,我们都是男的。这代表着我们之间的感情,永远见不得光。

听起来好像很惨。

可是对于这点,当初我们也并不太不当回事儿。

没办法光明正大地在一起,那就私底下暗搓搓地在一起呗。

于是,我们还是和原来一样,打球,打游戏,撸串,甚至偷偷摸摸地搬到一起同居,还戴上鸭舌帽口罩全副武装,冒着被认出来的危险,一起外出,一起逛超市,也还特地花费了一天的时间,去游乐场。只是去游乐场的那次也算不上什么特别愉快的经历,毕竟那天的末尾,是以魏先生在过山车上搂着我的脖子叫得撕心裂肺而告终:)

镜头前我们都十分低调,而且都是演员出身,装装样子也都是信手拈来的,而我也让我的工作室刻意避开了一些已经有魏先生参演的剧本,所以一转眼三年过去,平安无事,外界甚至还认为我同魏先生只不过偶尔会产生交集的泛泛之交。

咳,说了那么多,好像都是讲我和魏先生相识相知以及有些有趣的日常,如果你愿意把这些理解成一种平淡的爱情,倒也未尝不可。不过这一次我真正要讲的,其实是下面的内容。

我们躲避媒体,装不熟,过了相安无事的三年。而正当我为这三年以来完美的隐藏沾沾自喜的时候,第四年突如其来的变化却给了我们当头一棒。

前几年国家限制外国娱乐文化的输入,我们发展得顺风顺水,然而随着新春的到来,限制令一取消,我们的事业都受到了冲击。

魏先生还好,他签约了公司,背后公司的运作影响不可谓不大,损失降到了最小,但是公司方面还觉得不够。那怎么办,捆绑炒作传绯闻增加热度,公司当机立断,给魏先生安排了一个前凸后翘性感火辣的十八线小女星,号称内地小斯嘉丽。保住了热度还能趁机发展新人,百利而无一害。

而我就没那么幸运了。小工作室的运作到了这种大场面总不太过关,一时间事业也开始走下坡路,魏先生倒还整天风风火火地背着绯闻满世界跑。事业上的不顺,再加上那位“内地小斯嘉丽”不时抢戏,积郁越发严重,于是在除夕夜的晚上,我们爆发了自确定关系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吵架。

吵架的内容没什么好讲,我们忽略不提。

总之那一架吵到深夜,到了最后,大概是彼此压抑了许久的怒火都渐渐熄灭了,魏先生从背后搂住我,说,抱歉。他说得极轻,就像是在呢喃。可我又何尝不知道这本就不是他的过错,也犹豫了几下,最终还是由着他抱。

当时我还不知道,这居然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接下来的那两年漫长又艰难,我的工作室继续艰难地运作,事业起起伏伏,家里人大概觉得我走这条路走不长久,倒不如趁早把婚姻大事解决了,于是隔三差五总给我介绍对象。这两年圈里原来的好友也多生变故,有些趁着制度变革大火起来,却逐渐形同陌路,有些潦倒转业,还有的直接了无音讯,查无此人。

我和魏先生也愈发忙碌,有时候他得了空,我还忙得抽不开身,有时候我闲着在家发呆,他还在满世界跑。名义上是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但个把月见不着面也是常有的事情。

后来我已经习惯于在电视和网络上看到他了,顺便一提,我还经常看到他和那位小斯嘉丽的消息,而且还总是在娱乐新闻里最艳情最引人遐想的板块,刚开始还有点不习惯,不过好在看久了也就免疫了。

偶尔在网上刷到饭拍,看到他因为巨大的工作量而有些憔悴的脸色,注意到他好像瘦了,于是把手机拿在手上,下意识地就想给他打个电话,让他注意身体。却不知为何,通话键明明就近在咫尺,还犹豫着迟迟不敢按下。

我睡眠质量不好的问题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的。刚开始的时候没太注意,只是做噩梦,梦见我和魏先生的关系终于被曝光,之后身败名裂,或者是家人的不理解和滔天的负面言论等等,后来就开始不知为何整宿整宿地失眠,因为工作而夜不归宿的时候还好,最怕是一个人回到家,只能在深夜和空荡的房子相顾无言,想到以前的好友,再想到不得不去逃避的亲人,再想到和魏先生这一路走来。经常发着呆天就亮了,只好重新打理整齐,开始新一天的工作。

你说奇怪不奇怪,八十平米的房子,两个人住正好,少了一个人,就突然有一种大到让人无所适从的感觉了。

有时候魏先生会在深夜回来,我们会各自抱着被子享受久违的温馨。但更多的时候是在吵架。随时性的,因为任何一件鸡毛蒜皮的事情,几乎待在一起超过一个小时就会开始不愉快。

吵架,打架,冷战,甚至我们还分过一次手。具体原因我已经忘记了,但无非也就是因为那点细枝末节。有时候我也不解,怎么平时的时候都能够很冷静、很理智地思考,但只要一见着面,理智却又开始左右摇摆,十分轻易地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呢。

其实我们都很清楚,哪有什么那么多的孰是孰非、绝对的过错,彼此也更应该体谅对方,但是忙碌高压的工作和交际已经耗费了我们全部的耐心,还要提心吊胆地担心关系曝光,哪里还能多出来哪怕一分一毫给亲近的对方?

我们总在重复上一天的工作、上一天的争吵、上一天的失眠,事业爱情和亲情都维持得无比艰难,生活乱成一锅粥,整个脑子都是个烦字,却又不得不继续下去。那时候就算睁开眼都觉得,一眼望不到边的乌黑一片,仿佛不存在尽头。

有时候我想,要找个机会了结这一切。

这个机会来的很快。

那天我难得在天还没黑就回了家。回到家时魏先生正坐在餐桌旁边,餐桌上各色菜肴,色香味俱全。我心情不错地问了句,今天怎么这么多好吃的。

他转过身,说


你忘了,今天是我们五周年纪念日。



当时餐桌上的气氛微妙,令人窒息的沉默。接着不知道是谁一不小心打翻了餐桌的盆栽,表面上的平静本就不堪一击,一瞬间就破碎成粉末。

不耐烦,牢骚,气氛一触即发,然后就是争吵,翻旧账,理智轻而易举地就被没来由的愤怒所取代。我们爆发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吵架,紧接着唇枪舌战逐渐变成肢体冲突,我们甚至忘记了最开始吵架的原因,也忘记了最开始谁是理亏的一方,总之到最后,我们几乎砸烂了这个房子里所有能够砸烂的东西。

等到一切都冷却下来,天已经全黑了。

没有开灯,我们各自蜷在客厅的角落里,地上一片狼藉,我的身上好几处淤青,而魏先生的额头还在流血。

我说,我受够了,把这一切都结束掉吧。

他低着头,手按在额头上堵住伤口,没有说话。

过了很久,我听到他用颤抖的气声说

“我们出柜吧。”

我的目光探向他,看到他一米八多的身高,却缩在那一个与我相对的墙角里,力度大得仿佛是要把自己镶嵌进去。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也难以猜测他心中所想。我这才发觉我们已经被分离在了两个尽头,中间还阻隔着成片的废墟和玻璃碎片。终于意识到,我们正在越走越远。

我想了想,说

“好,出柜。”




现在的我依然很庆幸,庆幸当初我们在一切还没有走入绝境的时候选择了直面整个敌对的世界,而不是一味逃避躲藏,然后去等待感情消磨殆尽的那一天,浪费了整个五年,或者六七八九年,再狼狈退场。

出柜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是改变现状最好的选择。

首先是公司方面。我转让了我的工作室,拿了一笔钱遣散员工,剩下的那些钱再加上我们这几年的一部分存款,一次性还清了魏先生和公司的解约金。

之后就是父母和亲人。向家人出柜的这段经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但你也暂且原谅我目前还无法平和地把它叙述出来,偶尔回忆起来我的手指还会颤抖,那种血浓于水的纽带差点被彻底断开的感觉,我希望你们可以永远不用去体会。

但好在最后我们还是得到了他们的认可。

最后的最后,我们一起发布了声明,同时宣布彻底告别娱乐圈。当时这件事情倒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一时间风言风语满天飞,有支持的声音,但大部分都是质疑和否定。

但那又如何呢?

时至今日我依旧认为当初我们迈过最困难的一步,就是自己。当我们拥有逆行的勇气之后,一切阻碍都不再像看上去那么难以翻越,但只是为了拥有这个勇气,我们也都已经付出了太多。幸好,现在我们不会再有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却见不到几次面的情况,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内地小斯嘉丽,也没有成天催婚的亲戚长辈,再也不需要刻意保持距离,提防媒体,我们可以大大方方地压马路,也可以不用任何武装地去游乐场,最重要的是,我们远离了那段乌烟瘴气的生活,然后把一切重新开始。

这也是我想表达的东西,对于我和魏先生,明星固然有那么一点儿不平凡,看似光鲜亮丽,背后所有的挣扎又有谁看到呢。不平凡有不平凡的风光,但那些和普通人不一样的,最终也要承受普通人不必承受的磨难。到头来,柴米油盐酱醋茶却成为了奢侈。

对于我们而言,回归平凡,经历一段平平淡淡的爱情,已经几乎要用尽我和魏先生这毕生的勇气了,哪里还能再不去珍视来之不易的它。

如今四年过去了。

现在我在市里一所中学当音乐老师,平时上课弹弹钢琴带着那群青春期的孩子们唱唱歌,而魏先生开了一家餐厅,偶尔他会来接我下班,我们在音乐教室里,我弹起一个旋律,他也随意地哼唱几句。门口还有一排被吸引过来的小脑袋。

也会有女孩子在下课之后过来有些好奇又不太好意思地问我:

白老师白老师,那个前几天下午和你在音乐教室的那个人是谁啊。

每当这时我就会笑着告诉她们

啊,那是老师的爱人。



我们依旧生活在原来的那个房子里,生活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每天重复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平淡却又温馨的生活。我们偶尔还会吵架,也是因为某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但是又莫名其妙地和解。我还会失眠,但总有他陪在身边。

我们见证了这座城市四年来太阳的每一个东升西落,奔波在每一天千百万平凡的人群中,在奔流不息的车河中;也宁静地,存在于每个夜晚被点亮的万家灯火之中。

而此刻,写到这里的时候,魏先生已经醒过来了,他发觉我没有好好睡觉,所以现在正在旁边闹我。我让他消停点儿,我真的快写完了。

就这么粗略地写过了我和魏先生的这十年,希望我刻意地把一切轻描淡写带过,不会让你在阅读观感上产生什么不适。如果你已经读到这里,那么希望你能从我们的经历中体会到一点什么东西。但是回到开头的那句话,每个人眼中的平淡不尽相同,所以不管你已经读过了多少故事,最终,还是要自己亲身经历一番,才会真正拥有独属于自己的体会。

那么最后,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每一个人,你们都能获得属于自己的幸福。

就这样,我去睡觉了XD



编辑于2024年5月23日
作者保留权利












很久之后再回来补充一小段。


当初写这一篇的时候没有想到后面他们展开了这么多的故事,现在还有些小感慨。很久之后再看一遍,同时也是很久之后再听陈奕迅,有一句歌词特别戳我心——


你不要失望,荡气回肠是为了 最美的平凡。


希望未来他俩都好。

饼四 is real

饼仔今儿发的微博走心了
每个字儿都能看到初为人父的喜悦

饼仔的未来里有烧麦,有饼嫂
也有哼哼,有四爷,有他们一家

或露营骑马打拳
或享受生活
或望月小酌

人间值得

深夜瞎聊

孟老师的孟一撩外号坐实了

刚重看国色天香孟老师的cut
孟老师怎么会不招人喜欢?

会在排练的时候逗老师和搭档笑
会送搭档去演出
会给搭档倒水喝
会在寒风里等搭档等两个小时
会在接到的时候问“演出怎么样”
会在自我介绍的时候称呼搭档叫公主
会在意识到自己抢戏的时候跟搭档道歉

被李玉刚老师啊胡文阁老师啊表扬

温柔 体贴 风趣 绅士

沦陷了

20180307  学跳舞